面对恢复无期的职业联赛全球体育业如何应对危机?

时间:2020-06-25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蔓延到,大多数体育赛事陷入停工。从最初的部分奥运会预选赛,到后来的欧洲足球五大联赛,北美四大职业体育联盟,再到欧洲杯,奥运会。本该加快运转的2020世界体育大年,从繁华必要堕入沉寂。

无论是奥运会还是各大职业联赛的延期,都超越了当代体育从业者所能想象的经验与认知。行业与社会,个人与时代的命运紧紧相连。全球体育行业将如何应付危机?

新冠疫情逼停欧洲五大足球联赛

3月12日,欧冠八分之一决赛,利物浦坐镇主场迎战马德里竞技。安菲尔德球场,球迷满坑满谷。他们肩并肩,如常高唱着你永远会自是。从马德里也来了3000远征军为球队加油。那是一场精彩绝伦的强强对话,比赛拼到加时赛。然而,也是在球赛进行的两个多小时中,一则脑溢血新闻蹦出到了全球体育迷的手机上:“意甲尤文图斯队球员鲁加尼发病新冠肺炎。”鲁加尼发病的消息,就好像一枚投放暗潮涌动水面的石子,让人们意识到职业体育赛事不可能再这样关起门来无视新冠疫情在全球引发的巨浪了。4天以内,欧洲五大联赛全部暂停。

国际足球评论员骆明认为与其说联赛是主动停工的,不如说联赛是被逼停的:“各国联赛它都是与经济利益深切的涉及,所以能不暂停他们都尽量会停车。其实球员是很警惕的,你像西班牙,包括意大利,他们的球员工会很早就说我们不应当踢比赛,在意大利是觉得没办法了,他们整个国家都处于新冠病毒的严重压制之下。所以他们很早就要求暂停联赛。而其他的国家比起意大利来说,疫情没那么严重,所以他们都是尽量比赛就右脚就踢。比如,西班牙受到的压力也相当大,所以他们干脆先保有西甲西乙,其它的联赛不踢了。但是因为皇马篮球队有一个人发病,而皇马足球队与他们共用一个基地。有皇马球员要隔绝,自然而言他们的压力更大,所以也只好把西甲暂停。而其他三个联赛其实也是被动的被疫情给推着回头。”

联赛完全恢复仍遥遥无期,球员大幅降薪能解决问题吗?

各国职业联赛暂停初期,不少人悲观的认为也许四月初比赛就能恢复。如今,日子已经自顾自自走到了想象中四月初,但联赛完全恢复仍遥遥无期,暂停的门票收益、转播费用却让俱乐部口袋里的钱快要见底了。欧国联主席、前英足总首席执行官布莱恩巴维克(BrianBarwick)则承认,疫情的蔓延到正在转变足球运动:

“这将是艰难而严峻的,因此,政府给我们或者更广阔的体育产业给获取的任何机会,我们都必须注意善用。我们的俱乐部从专业到半专业,从根本上说,俱乐部都是建立在所在社区的基础上的。”

数据显示,如果本赛季英超联赛就此结束,总经济损失是10亿英镑。如果本赛季西甲联赛就此结束,计划内的10亿欧元也冷却了。《踢球者》杂志,透漏目前已经有一家德甲俱乐部情况危急,不能撑到5月份,还有3家德甲俱乐部可能在6月决定指定破产受托人。存活危机当前,削减成本不可避免。最近,人们都在辩论那些效力于顶级联赛的球员们否要大幅降薪。比如,此前英超联盟就动议20支球队集体降薪30%。英国卫生大臣汉考克也喊话,英超球员首先应当做出表率:

“我指出每个人都应该在抗击疫情中发挥作用,英超球员同样如此。很多人都已经做出了壮烈牺牲,还包括一些医疗系统的同事,甚至做出了极限牺牲,在工作中感染病毒而不幸失去生命。我认为,英超球员首先能做的就是减少薪水,贡献自己的力量。”

但这事儿可没这么简单,明星球员鲁尼就回击:“如果政府找我,获取经济支持,帮助医疗人员或出售呼吸机,那我很愿意去做到,我知道钱花在哪里。但突然间要所有职业球员都被要求降薪30%,为什么球员成了替罪羊?”。事实上,职业体育联赛比赛牵涉到大量工作岗位。球星只是其中最闪亮的群体,但却不是唯一被波及的群体。以一场北美冰球联赛为事例,一般约有1,500名工作人员在球场内外工作,牵涉到的范围还包括客户服务、特许经营、泊车、保安、门票、小食部、带位员等等。大牌球星工资的30%,预备队球员工资的30%,客服人员工资的30%对于他们各自保持生计的意义完全不同。此时的降薪计划,区别薪酬结构来分别处置也许是更好的方式。

体育场变方舱医院、赛车生产线改为做呼吸机,职业体育联赛何时重返?

随着疫情的蔓延,很多职业体育赛事的比赛场地空空荡荡。美网赛场比利 珍 金国家网球中心将改为享有350张床位的方舱医院。皇马主场伯纳乌体育场将进行临时改建以用作储存防疫物资。英超曼城队和医疗系统取得了联系,伊蒂哈德球场将被用作医护培训基地。

现在,F1的引擎声也不再轰鸣,七支车队发起了“维修区计划”,这些车队的生产线能够帮助尽快造出医院急需的呼吸机,赛车机械工程师与医疗领域的专家合作,在设计、生产、测试等等环节展开“生死时速”的追逐。

伦敦大学学院附属医院大卫布雷利博士回应:“这太不可思议了。各行各业的人团结以来一起应对新冠危机,我们有奔驰赛车的工程师,有医学专家,有航空航天领域的专家,原本按照以往常规状况,这至少要腊一年的工作,但我们从研究到生产,全过程仅用了不到100个小时…”

从体育场到方舱医院,从引擎轰鸣到氧气流动。如今再看3月12日那场欧冠联赛,不过短短半个多月,一切都恍如隔世。望体育场需要再次充满著欢呼的人群,因为那也是人类战胜新冠病毒的一个毫无疑问。

总台央广记者:张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