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洱海!央视《焦点访谈》聚焦洱海生态系统修复_政务_澎湃新闻-The Paper

时间:2021-01-09


是云南的第二大高原湖泊

大理白族自治州的母亲湖1月6日

央视《焦点访谈》

以“像保护眼睛一样维护洱海”为题

探讨当地的生态系统修缮

视频来源:央视新闻

洱海,是云南的第二大高原湖泊,大理白族自治州的母亲湖。但现在的这一汪清水来作并不容易。上世纪80年代,洱海水质较好,但是随着人口挤满和生产生活方式的转变,洱海水质逐渐富营养化,污染严重,上世纪九十年代到本世纪初还发生了几次大规模的蓝藻愈演愈烈。大理洱海(资料图)张成 摄

2015年1月

习近平总书记在大理视察时明确提出

“一定要把洱海维护好”

洱海

由此开启了一场

保护与治理的攻坚战

双廊镇位于洱海东北岸,优美的自然风光,很深的民族文化底蕴,使它素有“洱海风光第一镇”的美誉,旅游业也一直是当地的支柱产业。2011年前后,双廊镇的旅游业开始出现了野蛮生长的趋势,客栈林立,交通拥堵,垃圾遍地,游客的体验越来越差,也对周边环境造成了空前的压力。资料图

双廊镇的情况就是当时整个大理环洱海沿线的一个缩影,基础和环保设施已经跟不上旅游业发展的速度,这些隐患如果不及时消除,面对着生态环境崩溃的风险。2017年4月10号,当地政府痛下决心,一次性关停了洱海沿湖区域的428家餐饮客栈,整治的第一步就是对违规建筑展开拆毁。

李氏大院位于双廊镇景区的核心区域,根据洱海沿岸海拔1966米的湖区水位线,这家客栈的部分建筑已经侵占了洱海的面积,必须拆毁。然而对于客栈经营者张联荟来说,这座建筑凝聚了他们全家太多的情感。

张联荟说:“三年半的时间才把它建完,花销差不多1300多万。建到一半我父亲就突发疾病去世了,母亲就按照他所画的图纸建完。我记得有一次他们来做我母亲的思想工作,我母亲就大哭了,她跟我父亲一辈子所有的心血都在里面。”

双廊古镇景区管委会副主任施国东说道:“眼泪不是流出来的,是喷出来的。你要拆可以,先把我拆卸了,我就杀在你们面前。说实话我们也希望把它保留下来,很难得一个四合院,但是不行,因为这碗水要端平。”

张联荟说:“我去找施主任理论,拍他桌子。我说道我们家两个女人,你们就欺负我们!跟他吵架。他很耐心地跟我说道,你别生气,你先坐着,这么早你有没有吃早饭?我去给你买一碗早点过来,你先吃一点,不然你这样子身体会塌的。”

面对征地带给的矛盾,基层干部们并没有采行强硬态度的作法,而是坚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施国东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每天往返于双廊小镇几十家违规建筑之间,这家说不动就去下一家,今天说道必经就住下来,明天之后劝。

在施国东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张联濠渐渐地解读了他的良苦用心,更最重要的是,这些洱海边长大的居民,原本就对这片母亲湖具有很深的感情。

最终在双方协商下,四合院靠海的一侧房屋被拆毁,张联荟也用拆毁的赔偿款,偿还债务了盖房时借下的欠款。李氏大院的拆毁并不是个案,在这次整治行动中,洱海周边一共有1806栋客栈或者民居,被整体或部分拆除。人弃湖进,他们一时的牺牲换来的是洱海的未来。

环湖生态廊道

是大理州为了保护洱海修筑的

一道污染物拦截线和生态安全屏障洱海生态廊道(资料图)黄兴能 摄

完工之后将会覆盖面积洱海沿岸全部的129公里,不但有效地将人类活动和洱海隔绝出安全距离,还为已经退化的洱海生态体系修复出一个身体健康的滨湖带。生态廊道可以将周边农田的面源污染截流,通过污水管网输送到污水处理厂,为洱海提供了一个过滤器的功能。

2015年开始,大理州在原先污水管网的基础上进行了修缮和修复,新的体系在2018年6月底完成开口,不仅覆盖洱海周边,而是整个流域。目前洱海流域共计城镇污水处理厂19座,分散型农村污水处理设施135座,日处置能力超过23.75万吨,污水搜集管网4503公里。

即便是净化后达标的中水,也是不能必要往洱海里排放的,那么这些水流向何处呢?历史上洱海周边的农田都是抽取洱海水灌溉的,而如今净化后的中水氮磷含量正好适合用作农田灌溉,不但解决问题了周边农田的灌溉用水,还解决问题了中水的去向问题,一举两得。而除了灌溉农田之外,这些中水甚至还充分发挥了更大的用途。

洱海因其形状狭长似耳故名,转入新世纪,洱海周边的城市用地面积越来越紧绷,政府曾经考虑过要把城市空间向海东发展。但是随着这些年来洱海生态的变化,人们意识到,海东的问题不应该是研发,而应该是保护和绿化。绿化可以有效强化山体的水土保持能力,增加因水土流失进入到洱海的污染,同时提高海东面山区域的生态气候。洱海一景(资料图)张成 摄

可东面的山体自断裂构成以来就以岩石居多,蒸发量也远高于降雨量,绿化用水一直以来是个大问题,而引进截污管理之后的中水,就为海东面山的绿化获取了充足确保。

海东面山的土壤含量极低,石漠化现象严重,缺乏植树造林的必要条件,在绿化的过程中,人们克服困难,通过马驮肩扛,从其他区域运来土壤。在不具备了这些基础条件之后,如何选择植树造林的品种,沦为了下一步的核心问题。经过林业部门的多方取经,多次尝试,对环境适应性强,同时兼具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的油橄榄,被确定为海东面山绿化的主力物种。

一方面搞绿化,另一方面,海东新区也将原先规划中用于商业研发的用地大规模缩减。

海东新区积极和此前在海东签订投资协议的企业协商,一方面帮助他们在海东的项目转型,另一方面引导他们前往大理南部洱海流域之外的巍山新区发展。

经过两年多的希望,目前海东面山区域的绿化覆盖率已经提高了10%左右,据专家介绍,随着未来绿化率不断提升,海东面山的生态系统将被逐渐改变,最终不再依赖人工供水,形成一个自给自足的体系。从截污治污,到污水再利用,再到整个生态系统的完全恢复,这一套科学系统的治理方案,将为洱海的环境提供一个长期确保。

在这一系列举措的希望下

近年来洱海的水质也有了显著的提升

根据国家生态环境部

2020年11月的监测报告表明

洱海水质为优

目前为中营养湖泊洱海(资料图)张成 摄

如今,张联荟的院子改建之后,视野比之前更好了,她的经营焦点也从住宿转向了餐饮,在景区管委会的帮助下,收入比以前更好了。环湖生态廊道上,每天都有很多晨练和跑步的居民,这里也成为了外地游客最新的发票圣地。而海东面山的环境好了,也有更多的旅游文创产业愿意从洱海边踏上山,从另一个角度,去分享洱海的美景。

通过多年的管理和保护,洱海水生态系统修复完全恢复取得积极进展,湖区沉水植被恢复面积约34平方公里,将近五年均未发生规模化蓝藻。洱海的治理模式是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实践中成果。从过度研发到系统维护,人们在向自然过度索求之后,开始寻找和自然之间的均衡,也追求着生活和发展之间的平衡。

多做治山理水、显山露水的好事

“苍山不墨千秋画,洱海无弦万古琴”

的美景才能永驻人间

(来源:云南发布)

原标题:《像维护眼睛一样维护洱海!央视《焦点访谈》聚焦洱海生态系统修缮》

读者原文

洱海是云南的第二大高原湖泊大理白族自治州的母亲湖1月6日央视《焦点访谈》以“像维护眼睛一样维护洱海”为题聚焦当地的生态系统修复视频来源:央视新闻洱海,是云南的第二大高原湖泊,大理白族自治州的母亲湖。但现在的这一汪清水来作并不更容易。上世纪80年代,洱海水质较好,但是随着人口聚集和生产生活方式的转变,洱海水质逐渐富营养化,污染相当严重,上世纪九十年代到本世纪初还发生了几次大规模的蓝藻爆发。大理洱海(资料图)张成 摄2015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大理巡视时提出“一定要把洱海维护好”洱海由此开启了一场维护与治理的攻坚战双廊镇位于洱海东北岸,优美的自然风光,深厚的民族文化底蕴,使它素有“洱海风光第一镇”的美誉,旅游业也一直是当地的支柱产业。2011年前后,双廊镇的旅游业开始经常出现了残暴生长的趋势,客栈林立,交通拥堵,垃圾遍地,游客的体验越来越劣,也对周边环境造成了空前的压力。资料图双廊镇的情况就是当时整个大理的环洱海沿线的一个缩影,基础和环保设施已经跟上旅游业发展的速度,这些隐患如果不及时避免,面对着生态环境瓦解的风险。2017年4月10号,当地政府痛下决心,一次性关闭了洱海沿湖区域的428家餐饮客栈,整治的第一步就是对违规建筑进行拆毁。李氏大院位于双廊县景区的核心区域,根据洱海沿岸海拔1966米的湖区水位线,这家客栈的部分建筑已经强占了洱海的面积,必须拆毁。然而对于客栈经营者张联荟来说,这座建筑凝聚了他们全家太多的情感。张联荟说:“三年半的时间才把它建完,花销差不多1300多万。建到一半我父亲就突发疾病去世了,母亲就按照他画的图纸建完。我忘记有一次他们来做到我母亲的思想工作,我母亲就哭了,她跟我父亲一辈子所有的心血都在里面。”双廊古镇景区管委会副主任施国东说道:“眼泪不是流出来的,是喷出来的。你要拆可以,先把我拆了,我就杀在你们面前。说实话我们也希望把它保有下来,很难得一个四合院,但是敢,因为这碗水要端平。”张联荟说:“我去找施主任理论,拍他桌子。我说道我们家两个女人,你们就欺负我们!跟他吵架。他很冷静地跟我说,你别生气,你先坐着,这么早于你是不是吃早饭?我去给你卖一碗早点过来,你先吃一点,不然你这样子身体不会垮的。”面临征地带给的矛盾,基层干部们并没采取强硬的作法,而是坚决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施国东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每天往返于双廊小镇几十家违规建筑之间,这家说不动就去下一家,今天说不通就住下来,明天继续劝说。在施国东坚持不懈的希望下,张联濠渐渐地解读了他的良苦用心,更重要的是,这些洱海边长大的居民,原本就对这片母亲湖具有很深的感情。最终在双方协商下,四合院靠海的一侧房屋被拆除,张联荟也用拆除的赔偿款,偿还债务了盖房时借下的欠款。李氏大院的拆除并不是个案,在这次整治行动中,洱海周边一共有1806栋客栈或者民居,被整体或部分拆毁。人弃湖进,他们一时的牺牲换取的是洱海的未来。环湖生态廊道是大理州为了维护洱海修筑的一道污染物截击线和生态安全屏障洱海生态廊道(资料图)黄兴能 摄完工之后将不会覆盖洱海沿岸全部的129公里,不但有效地将人类活动和洱海隔绝出安全距离,还为已经发育的洱海生态体系修复出一个健康的滨湖带上。生态廊道可以将周边农田的面源污染分洪,通过污水管网输送到污水处理厂,为洱海获取了一个过滤器的功能。2015年开始,大理州在原有污水管网的基础上进行了修复和修复,新的体系在2018年6月底完成闭合,不仅覆盖面积洱海周边,而是整个流域。目前洱海流域共计城镇污水处理厂19座,分散型农村污水处理设施135座,日处置能力超过23.75万吨,污水收集管网4503公里。即便是净化后合格的中水,也是不能必要往洱海里废气的,那么这些水流向何处呢?历史上洱海周边的农田都是抽取洱海水灌溉的,而如今净化后的中水氮磷含量正好适合用作农田灌溉,不但解决问题了周边农田的灌溉用水,还解决问题了中水的去向问题,一举两得。而除了灌溉农田之外,这些中水甚至还发挥了更大的用途。洱海因其形状狭长似耳故名,转入新世纪,洱海周边的城市用地面积越来越紧绷,政府曾经考虑过要把城市空间向海东发展。但是随着这些年来洱海生态的变化,人们意识到,海东的问题不应该是开发,而应当是维护和绿化。绿化可以有效地加强山体的水土保持能力,减少因水土流失进入到洱海的污染,同时提高海东面山区域的生态气候。洱海一景(资料图)张成 摄可东面的山体自脱落形成以来就以岩石居多,蒸发量也远高于降雨量,绿化用水一直以来是个大问题,而引进截污治理之后的中水,就为海东面山的绿化获取了足够保障。海东面山的土壤含量极低,石漠化现象严重,缺少植树造林的必要条件,在绿化的过程中,人们克服困难,通过马驮肩扛,从其他区域运来土壤。在不具备了这些基础条件之后,如何选择植树造林的品种,成为了下一步的核心问题。经过林业部门的多方取经,多次尝试,对环境适应性强劲,同时兼备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的油橄榄,被确定为海东面山绿化的主力物种。一方面做绿化,另一方面,海东新区也将原先规划中用于商业研发的用地大规模削减。海东新区积极和此前在海东签定投资协议的企业协商,一方面协助他们在海东的项目转型,另一方面引导他们前往大理南部洱海流域之外的巍山新区发展。经过两年多的希望,目前海东面山区域的绿化覆盖率已经提高了10%左右,据专家介绍,随着未来绿化率不断提高,海东面山的生态系统将被逐渐转变,最终不再依赖于人工供水,构成一个自给自足的体系。从截污治污,到污水再利用,再到整个生态系统的完全恢复,这一套科学系统的治理方案,将为洱海的环境获取一个长期确保。在这一系列措施的希望下近年来洱海的水质也有了显著的提升根据国家生态环境部2020年11月的监测报告表明洱海水质为优目前为中营养湖泊洱海(资料图)张成 摄如今,张联荟的院子改建之后,视野比之前更好了,她的经营焦点也从住宿转向了餐饮,在景区管委会的协助下,收益比以前更好了。环湖生态廊道上,每天都有很多晨练和跑步的居民,这里也成为了外地游客最新的发票圣地。而海东面山的环境好了,也有更多的旅游文创产业不愿从洱海边走上山,从另一个角度,去分享洱海的美景。通过多年的治理和维护,洱海水生态系统重建恢复取得积极进展,湖区沉水植被恢复面积达34平方公里,近五年均未发生规模化蓝藻。洱海的管理模式是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实践成果。从过度研发到系统维护,人们在向自然过度索求之后,开始找寻和自然之间的平衡,也执着着生活和发展之间的均衡。多做治山理水、显山露水的好事“苍山不墨千秋画,洱海无弦万古琴”的美景才能永驻人间(来源:云南发布)原标题:《像维护眼睛一样维护洱海!央视《焦点访谈》探讨洱海生态系统修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