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形修复一号难求,“修复热”暴露三大整容误区--人民网健康卫生频道--人民网

时间:2020-10-14

原标题:整形修复一号难求,“修复热”曝露三大整容误区

  受访专家: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VIP病房主任 马继光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整复外科主任医师 刘 凯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整形二科副主任医师 陈 文

  科技进步让越来越多的人把对年轻貌美的期望,寄托在了整形外科医生的手术刀下。然而,由于整形美容机构的水平良莠不齐,再加之有些人爱美百般,盲目相信街头小广告,导致整容失败案例层出不穷。时隔第一波美容整形热潮后,不得不再狠狠第二刀的整形修缮热潮正在悄然来袭。

  整形修缮一号难求  

  “大夫,我现在就是想要完全恢复原貌,我宁可自然衰老,也不要这种畸形的年长。”在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VIP病房主任马继光的诊室,一名60岁上下、穿著讲究的女士重复描写着她整形失败的痛苦经历。几年前,她去北京某医院化疗皮肤过敏,却在医生的“忽悠”下静脉注射了填补鼻沟的防皱针。然而一针过后,鼻翼内部就出现了一个小疙瘩。她越看自己的脸越讨厌,总实在哪儿是扯的,“我跑完了很多医院,看了很多医生,只想恢复原貌,真有这么难吗?”“你太理想主义了,这不像从口袋中取出一件东西那么非常简单。如果我现在给你做修复,效果只不会更糟,而且受损是终生的,到时你会欲哭无泪。”马继光主任劝慰道。   

  马继光说,他的门诊中有30%~40%都是来二次修复的。而在记者随诊的半天里,二十多个患者中就有五六个想做修复。“在别的地方做坏了,又跑到我们医院来修缮的太多了。每天出诊都有生气的事,很多患者都是骗了。”马继光说,还有不少跟风去韩国整容的,也是没有整好,又来修缮。“他们并不确切,其实修缮很难,且价格比较喜,最终效果却可能不如整形前,对患者导致身心伤害。”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整形二科副主任医师陈文被很多“粉丝”平易近人地称为文叔。他告诉他记者,在7月份他做了约100例双眼皮手术,其中5%~7%是来修缮的。“有的患者双眼不对称,一高一低;有的瘢痕显著;有的相间不同;有的出现了凸起。”陈文说,很多医生都不愿意相接修复患者,因为他们往往心理压力大,十分情绪,有些表达意见就会很严苛,很难再失望。“有些患者甚至修复了两三次都不满意,痛苦不堪。”   

  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整复外科,有大量整形告终的人慕名前来,甚至出现“一号难求”的场面。整复外科主任医师刘凯说道,他的网络购票挂号现在已经分列到两三个月以后,门诊号至少也排在一个月以后了。 陈文告诉记者,目前还没有统计数据显示哪种手术修复亲率最高,但从门诊来看,双眼皮和隆鼻相对较多。

  “修复热”曝露三大整容误区   

  整形告终成为一种现象,从根本上说,是源于人们对整形存在误区。   过分追求极致。不少患者误以为一次手术没有满意,可以再做到第二次、第三次,直到满意为止,但其实很多修复是不必要的。马继光说,有些患者不冷静,甚至有些偏执,稍微有一点瑕疵都难以接受,这是心理在作怪。陈文则强调,修复手术不可逆,因此无法盲目修复。以双眼皮手术为例,眼部的组织就那么多,如果多次手术,局部组织条件不会越来越差,修复难度就会越来越低。   

  盲信广告,选错机构。网络搜索“双眼皮”,第一页就会跳出不少整形信息。“整容团购”、“回国韩整容旅游”等具备诱惑性的广告让人真假难辨,稍不留神就会选错机构。陈文说,大部分前来修复的人就是被这类广告“忽悠”了。“正规医院虽然也会经常出现小瑕疵,但因技术原因造成手术失败的几率较小,可以说道几乎没有。”

  缺少理解,人云亦云。在马继光的诊室,记者遇上一名女大学生前来咨询。她说道想要修复双眼皮,并加开眼角,原因是“原来做的双眼皮太窄了,同学说看不出来”。事实上,由于审美差异,整容成果被一些人指出不甚理想是正常的。如果自己没独立国家而清晰的认知,就容易人云亦云,进而丧失自信,将修缮手术提上日程。陈文说,还有些患者五官很端正,但过于执着完美,也跟风想要做整形手术,有可能做到了还不如不做到,这种情况更容易造成不失望。“整形前一定要对美有一个客观了解,只有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差的。”刘凯指出,许多选择整容的人,实际上缺乏对手术本身的基本认知。他们认为在脸上动刀和画眉毛没什么区别,因此容易掉以轻心、道听途说,“小姐妹说去哪里做,自己就去哪里做”,导致手术失败,不得不展开修缮。